太叔寒

不期待未来的自己存在

「文豪野犬」书(黑敦白芥③)

虽然良心有点痛,但我还是把敦的初登场给跳过了(手动滑稽.jpg)

*************************

[自从太宰继承前任首领的衣钵到现在已经过了四个年头。在这四年中,港口黑手党以前无古人的速度飞速膨胀,把魔爪伸向了各个领域。司法、商业、金融、城市建设、且不止横滨,整个关东地区就没有不受港口黑手党控制的机关单位,它的军备力量更是达到了堪比国家所能具备的规模。而这番伟业全部都由现任首领太宰一手打造。甚至还有传言说,自从他从森首领那里继位之后,就再没有合过眼。

“我们直接进入正题吧……来说说新任务。到芥川加入侦探社为止,计划的第二部分已经完成,接下来就进入第三阶段了。”

“侦探……事务所吗?第三阶段?”敦不解地歪歪头,“您指的是?”

“这是一项宏大的计划哦,敦,大到异想天开的程度。”太宰微笑着说,“为了完成它,你的力量是必不可少的……还真得指望你了呢,我们杀人不眨眼的、不知恐惧为何物的‘港黑的白色死神’。”……

……

……“那我就相信你吧。”太宰仍然保持着刚才的眼神,居高临下地看着敦说,“秘书会把必须要看的文件拿给你,我希望你逐条逐句确认仔细。” 房间深处的一扇门应声打开,一位女秘书不声不响地出现在视线之内——那是一个和敦基本同龄的女孩子,修身的黑西装完美地描摹出她亭亭玉立的身材,一头乌黑的长发束在脑后。她仅仅是站在那里,那眼神就足以让周遭的一切即刻肃静。 “小银,把地图和信拿过来。” “都在这。” 名叫银的秘书将黑色的信封递给太宰。太宰接过东西,对敦说:“敦,你的下一个目标是——武装侦探社。”]

【森鸥外】:真不愧是那个太宰。

〖森鸥外〗:因为太宰君很可靠呢,所以不由自主的就把事情都推出去了。

【森鸥外】:你还没有回去吗

〖森鸥外〗:大概因为我已经退场了

【中岛敦】:总感觉楼上那两位说了什么信息量有点大的话

【泉镜花】:敦,也出场了呢

【中岛敦】:那个世界的我居然一直记得吗

*********************


【织田作】:太宰的态度很奇怪

【森鸥外】:哦呀哦呀,说不定我们猜到的差不多就是事实了,所以有谁会想去拉太宰一把呢

【福泽谕吉】:太宰治是我的社员,侦探社全员自然会全力以赴

【芥川】:在下会去

【樋口一叶】:我和前辈一样

【太叔寒】:那就快点选两个人,再晚就来不及了

【森鸥外】:人选不一早就定好了吗,中岛君和芥川

【太叔寒】:来不及了,上车吧~

芥川和敦的脚下一空,掉进了黑洞里……

************************

随着剧情和平行世界人物的经历重合,他们就会回到舞台上。

原本的首领宰就搞了个大事

在我的文里太宰又要搞一个大事(不知道算不算大事情)

佛系更新

下一章怕不是就完结了(喜大普奔)

么么哒^3^


「文豪野犬阅读体」书(黑敦白芥小说视角②)

文笔不好,不喜勿喷
写的好像有点乱,动手写文果然没有动脑子想容易
不过我还是会把这个结局写出来的
(手动加油.jpg)
*****************
发现这个空间不对劲的人有
织田作(因为现在是鬼)
两位森鸥外(因为聪明)
两位福泽谕吉(因为森鸥外的反应)
两位中原中也(因为力量的原因)
至于我为什么不提乱步,因为他是幕后boss之一(不是)
陀思和涩泽是黑幕
************
之后就是芥川为复仇杀了那群人。
(跳过)
[“哈……哈、哈哈……”像是无意识一般发出的、干枯沙哑的笑声从芥川嘴边漏出来。
我报了同伴的仇,就凭我自己,我已经别无他求了,眼前的战果足以说明一切。
但即使是这样,芥川的心中还是干渴而空虚。
不惜以生命的代价杀掉仇敌,现已了却心愿,接下来至多再有几十多分钟,死亡必然会前来迎接自己吧,芥川想到。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脑海中突然多出了一个想法——那自己终究是被谁杀死的呢?决心以死相拼的人是我自己,那就可以说是自己杀了自己。但是我出生之时却并不是这样想的,而是在确信自己的生命不再有用而从开始厌恶自己的时候,开始这样想的,决定以命相搏的想法也那个时候产生的,所以才有了现在这种状况。
为什么我必须死呢。芥川看着逐渐暗淡下去的星空,自言自语道。 这本是个永远无法解答的问题,所以芥川从未对得到回答抱有任何期待。然而意外地,他居然听到了回答。
“那是因为你一直在用自己的意识拒绝活着啊,芥川。”]
【芥川】:太宰先生
[芥川吃了一惊,把头转向声音发出来的地方。 林间小道旁的树桩上,坐着一个人。 纤细的身上裹着黑色外套,逆着月光,他的脸覆在阴影里,看不清样貌,只能隐约看见那柔软蓬松的头发下面,白色的绷带覆在脸上。]
【织田作】:太宰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平行世界的太宰让他感到熟悉,简直就是他们这边太宰本人。
[他是什么时候来的,那个地方刚才还应该没有人才对。 “你……到底是什么人。”芥川的声音有气无力,“和他们……是一伙的吗?” 杀了同伴的罪犯是六个人没错,但如果他们还有同伙未曾现身也并不奇怪。 “我本来是来拉你入伙的,但是,我改主意了。” “若是在自我意识的控制下使用暴力,最多算是释放了人性的一面。而你却不然,只要感觉到环境有变就会下意识地伤人……这和一头发疯的野兽无异。” 从声音听上去,他还很年轻,甚至可能和芥川差不多大。他从树桩上站起来,依然看不见表情,可是不知为何,芥川能感觉到他那冷冰冰的视线穿透过自己,把自己看了个彻彻底底。]
[“说我是发疯的野兽?”芥川的血液里,再次奔腾起炽热而强烈的情感,“这么说的话,你们又算什么。”芥川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来自伤处的痛感还在蔓延,而他那因憎恨而产生的怒火依旧没有平息。
“你们这些人渣……所做的暴力行径……难道……就能说是……正当的吗?” 芥川双手撑着膝盖勉强支起上身,刚刚战斗时洒下的遍地鲜血已经开始凝固。他的失血量早就已经超过了常人能承受的范围,这个时候别说打一架了,连走都走不稳,随时都可能倒地不起。 然而眼前还有一个该死的人在,又怎么能这么轻易地让自己先走一步呢。
芥川全身涌动着猛兽一般的杀气,然而对面那个男人却自始至终都一边操着冷淡的声线,一边信步走近他:“想杀我?那你可就成了全城最傻的人了,芥川。”
“无所谓。”芥川的声音里带上了野兽般的咆哮,“我的目标只有眼前的你,全城第二愚蠢的人,仅此而已。” 黑衣男子离芥川越来越近,再走几步,芥川就能碰到他了。
“真是傻到无可救药啊。”黑衣男子摇摇头,“为了复仇不惜赴死?你就这么撒手人寰了,你那无依无靠的妹妹今后会遭遇些什么,笨想都想得到吧?” 这个人,他怎么知道关于我妹妹的事,被袭击的时候她应该也没见过他才对。
不……这不是重点。
“你这混蛋!”芥川气急败坏,全身的肌肉都嘎吱嘎吱地咬在一起,“混蛋、混蛋、混蛋!竟然对我妹妹下手,我不会放过你,不会放过你!‘罗生门’!” 像是应和着他的怒气一般,芥川的衣服爆炸一般生长开来,从肩头开始扭曲膨大,长出了一只巨兽的头颅。
芥川的异能力进化了,形成了新的形状。他抬起手臂,巨兽便听了他的号令探出头来,像是准备捕猎一样死死盯着眼前的敌人。
“给我去死!” 芥川身体前倾,放出巨兽扑向前去。 巨兽的牙齿一边快速削击着地面,一边朝黑衣男子直线冲去,飞驰的速度堪比子弹一般,巨大的牙齿像断头台一样锋利可怖。这已经是芥川到现在为止放出过的最强一击了。 然而——
“真无趣。” 黑衣男子只是轻轻一挥手,巨兽就像枯萎了的落叶一般飘散而逝。
“什么……” 当芥川还在惊诧中无法回神的时候,男人便毫不留情地一脚踢上他的身体,芥川像被对折了一样,呈“八”字形被踢飞了出去,人还没落地,喷溅的血和呕吐物就已经飞散飘零在空中。
“你杀不了我的。”黑衣男子继续平静地走着,“这么点力量根本不配当我的部下,果然还是选另一个人好了。”]
【芥川】:居然是因为力量吗,人虎,你果然还是去死吧!
[芥川已经彻底突破了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他现在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在黑暗中,唯有黑衣男子的脚步声还清晰可闻,他能感觉到他的逐步逼近。
能得手。
然而男子的步履只是从芥川的身边经过,像是已经对他失去了兴趣一样,渐行渐远。“等你明白了让自己弱小的根本原因之后再来找我,在那之前你妹妹就让我照顾好了。” “什么……别走!” 芥川闷声呜咽着,体温不断流失,很快连手指都动不了了。
等等、不要带走我妹妹、别这样。如果愚蠢的人是我的话我自己去死就好了,但是我妹妹她……只有我妹妹,别伤害她——
发不出叫喊、心愿便无处遁形。
泪水冰凉,寒夜下,哀风回荡。
芥川胸中那激烈的情感,不会对外界的任何事物造成丁点影响,只能在黑暗当中跌跌撞撞、无助地回响。
自己的心愿是没法传达给任何人的。
这就是这个世界。]
〖芥川银〗:哥哥,对不起。 ***************
因为想写哒宰,所以跳了很大一段。|_•`) 躲起来
感觉这个只有原文能看,其他全靠读者自己脑补
(╯-_-)╯╧╧
谢谢你们不嫌弃(自我安慰.jpg)
***********************
经过思索之后,我决定把其他人的戏份跳过,直接写哒宰,因为我喜欢哒宰(不,你只是懒)
话说如果跳过别人的戏份,我很快就能发完了呢!(不要立flag!)
因为想写这个也是因为首领宰和武侦织太刀了,现在只对哒宰和织田作的戏份感兴趣,(拼命找借口掩饰自己的懒)而且现在的我只看过动漫,对他们并没有很深入的了解,以后更加有热情了或许(flag)会继续写,毕竟我这里还有很多脑洞的
其实写开头的时候我是想着让敦敦和芥川空降到首领宰(已经跳了)跳楼的正上空,然后救下太宰。写的时候一边想一边写(写文不要大纲,全靠脑洞浪),之后也有想过这个写完了把最开始的这个脑洞写出来。
还有就是其实开始写的前几天一直在想如果文野出阅读体会怎么样,当时太叔寒这个角色是不存在的,因为我是非常喜欢涩泽这种病郁系美男子,啊!他怎么能这么好看,然后就想让涩泽主持阅读哒宰的空间。(为什么看涩泽会想到哒宰,是因为在B站看见的一个评论,大概意思就是陀思,太宰,涩泽中只有涩泽一个老实人,我很赞同这句话,然后莫名其妙的这么想了)
不过写的时候因为太紧张就把之前的想法都忘记了,我其实是一个非常(请恕我用上)敏感(这个词)的人,周围有人说我很不容易受伤,因为在真正受伤之前我就会逃的远远的,或者我根本就不会去接触那些我觉得不妙的事物。
其实我现在是想到哪写到哪......
_(:з」∠)_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真是抱歉,让看到这里的人听了我一大堆的废话
(。・_・。)ノI’msorry~

「文豪野犬」门[黑敦白芥①小说视角]

至于为什么标了一个小说视角,那是因为我又有了一个脑洞,在特典里,太宰是上帝视角,所以出现的场合不多(但一出现就是刀子),所以在小说写不到的时间里,他会在做什么呢?
[原地翻滚.jpg]我就知道一开始就会变成这样,我在写这几篇文章的时候已经换了好几次大纲了(虽然并没有什么大纲)结局不变就对了。
_(ÒωÓ๑ゝ∠)_看我颜艺的一趴!
上面那个脑洞太大看情况写(我能写出来肯定会写的,然而我只是一个深井冰的萌新写手)
下面是直接从特典片开始的,就当他们已经读完了前面的内容ε=ε=(`д´)ノ
***************
虽然这里房间外面日月更替和表上的时间都没有什么异常,但是已经成鬼好多年的织田作还是能感觉到违和感,似乎这个阅读室里所以生命的时间都被暂停了。而外面的时间也不能相信。
当然他觉得自己生前的boss森鸥外肯定是能发觉的就是了。
虽然很想揍他一拳,但现在并不是什么合适的场合。
(森鸥外把咲乐他们的信息透露给mimic的事两个织田已经知道啦,不过碍于现在的情况不能一起揍他)

接下来是太叔寒略显冷漠的声音,[你们已经看过了正文,接下来是平行世界的故事]
[夜色下,一个男孩正在奔逃着。 汗水划过他的脸颊,呼吸声急促得像是要从肺里蹿出来,饥饿与疲劳模糊着他的视线,他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倒下,可他却丝毫没有在意这些,而是拼命迈开步子试图跑得更快,哪怕每迈出一步都会让他浑身上下的伤口再度裂开。]
【与谢野晶子】:有人受伤了呢~
〖与谢野晶子〗:是谁呢~
【芥川】:……
〖芥川〗:……
【谷崎润一郎】:[瑟瑟发抖.jpg]
〖谷崎润一郎〗:[瑟瑟发抖.jpg]
【谷崎直美】:啊~欧尼萨玛卡哇伊~
〖谷崎直美〗:没错没错,不过直美会好好安抚你的~欧~尼~萨~玛~
【中岛敦】:等等,反应这么大,难道这个男孩是芥川吗?
〖中岛敦〗:你知道的太多了
【樋口一叶】:诶,芥川前辈的小时候(๑• . •๑)
下一秒答案就揭晓了
[留给芥川龙之介的时间不多了——他甚至觉得,或许还没等他跑出这条小路,自己就会一命呜呼。]
【中岛敦】:还真是你
【芥川】:……闭嘴
[原本,芥川住在贫民街,和8个同为孤儿的伙伴一起相互依存。要问芥川是个什么样的人,那些和他差不多大的伙伴们一定会不假思索地回答:“他是个没有感情的人。”无论是在冰冷的地面上睡着又醒来,还是偶然在路上捡到了钢镚,甚至是被成年人欺负、被打得连站都站不稳,芥川都未曾流露过感情。他从来都是安静地睁着一双黑幽幽的大眼睛,呆呆地不知道在看哪里。很多人都说:“那死孩子根本没有心!” ]
【织田作】:[摸摸]别在意这些
〖织田〗:别在意。
【芥川】:在下并没有在意,因为只要在下想,能世界杀掉他们。
〖芥川〗:前辈,在下并没有在意,他们都没有在下强大,为什么要在意。
[然而芥川没有心,却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量。 他可以把穿在自己身上的衣服变成任何形状,这是上天赐给他的独特的异能力。然而,在横滨这座有着“魔都”之称的城市里,罪犯若想搞到枪支手榴弹都可以像买苹果一样简单自然,因此就算芥川能把袖口的布料变成小刀在空中比划也不会被人当回事。那些自以为是的成年人听说了芥川的‘小把戏’都不以为然,
…… 因为只要有人试图接近他,这个衣衫褴褛、骨瘦如柴的孩子就会毫不犹豫地去抹对方的脖子,眼睛都不会眨一下,就连手里拿着刀的成年人都打不过他。
……芥川不爱说话,也不表达情绪,但只要有谁进入了他的势力范围,绝对会有去无回。他便因此得了一个诨名——“不叫的疯狗”。从不向人警告或示威,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发现一切都晚了,这可比会叫的狗要可怕多了。
……但话虽如此,芥川也还是个孩子。他本就体弱,还时常挨饿受冻,因此长得又瘦又小。而其他的8个孩子的情况也没比他好多少,于是他们就靠抱团取暖维持生存。然而很快,相依为命的生活就不复存在了。 因为芥川的伙伴们,全都被人杀害了。]
【芥川】:在下已经为他们复仇了
〖芥川〗:是的,在下也为伙伴们复仇了
【芥川银】:哥哥……
〖芥川银〗:……
**************
这个好难啊,会不会感觉太尬了,已经ooc了吧! 开始写之后发现自己完全不了解文野,只能临时抱佛脚。(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因为人太多了,而且有些人我也不知道他们出现的具体反应(本来一开始只有芥川,中岛敦和织田作之助发言的,但之后想了想太冷清了,好像其他人都消失了一样(事实上刚写的这的时候去加上了樋口一叶和芥川银)于是就加上了她们,在想起谷崎润一郎的这个人的时候,[扶额.jpg]我甚至只记得他,异能力细雪,是个妹控,疑似德~国~骨~科,还是去找了好久才找到他的名字。
希望不会太尬。[疲惫又不失热情的微笑.jpg]
佛系写手
佛系更新
意思就是我可能一连更好几章
但也可能会一连几天都不更新
-=≡ヘ(*・ω・)ノ

半夜三更冒个泡o(*////▽////*)q好羞羞

「文豪野犬」书②

放上去之后才发现写的好短啊∑( ̄□ ̄;)
还有其实我没有草稿和存稿的(///ω///)
我居然忘了织田作!!!∑(°Д°ノ)ノ
为了区分,武侦织就叫织田,然后武侦宰的织田就叫织田作。聊天室里〖〗是特典人物,【】是原著人物
***********
织太作醒来的时候,他以为自己来到了地狱,这里虽然一片漆黑,但是他能看见自己和面前的少年,织田作警惕的看着面前的少年,但是『天衣无缝』并没有感知到危险,他也没有轻举妄动。
“你好,太宰的朋友织田作之助,用这样的前缀来形容你真是抱歉,我是太叔,太叔寒。”织田作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太叔寒的表情,他用像是要哭出来的语气说着抱歉,“太宰他的确是我的朋友。”织田作认真的说,所以你不用说抱歉。“你还真是大笨蛋啊,织田作,你就不问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吗?”太叔寒试图转移话题,他并不想剖析自己的内心,织田作耿直的问:“所以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事物都能成为力量,尤其是生命的情感,而太宰现在就需要一些情感,因为书的原因,太宰现在正在平行世界的自己身体里沉睡,如果放着不管的话,他会在那个世界自杀成功,不过我也是有私心的,我想让你们知道太宰为什么会这样做,并且我不希望他死去。”说完之后太叔寒就立刻消失了,没有给织田作提问的机会。
织田作的面前出现了一扇门,很普通的一扇门,但是正在开门的织田作不知道他即将面临怎样的冲击……
*************
织田作看着对面坐着的那个和自己一样是织田作之助的男人,才理解了刚刚太叔寒那个平行世界的意思,那个世界的他们还活着啊,他的表情不自觉的柔和了一些。
两个世界的人在织田作没来之也交换了情报,然后都被刷新了世界观。
“话说还是会感觉有些毛骨悚然啊,那个世界的大boss居然是太宰先生。”中岛敦话音刚落就趴在桌子上躲过了芥川『罗生门』的攻击,在他收回攻击之后很是尴尬的揉了揉下巴,刚刚条件反射来的太突然,磕到了。
而中岛敦桌子对面的特典敦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他想如果他的异能力也是远程攻击的话,自己现在恐怕面对的就不是芥川一个人的攻击了。(露出幸灾乐祸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没想到我死后太宰君居然能将港口黑手党发展到那种地步,真是让我吃惊,不过果然还是我的爱丽丝最可爱,爱丽丝酱~(づ ̄ ³ ̄)づ”森鸥外和特典森明显很有关于萝莉的共同话题。
然后太叔寒直接将每个人都隔开,为每个人都准备了一个房间,样式都是按照他们自己现实中的房间的。
【中岛敦】:突然出现在我的房间里了!
〖中岛敦〗:我也是,镜花,你呢?
〖泉镜花〗:嗯,在自己的房间,但是出不去。
(不要问我其他人在干嘛,我不知道,自己脑补一下_(•̀ω•́ 」∠)_)
当所有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事情里时,一个画面突然出现,那个少年说的阅读,好像已经开始了。
**************
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
我没有看过太宰治与黑暗时代的小说,然后我突然发现自己需要去温习一下黑敦白芥
萌新作者
佛系更新
可能会不好看
但是想要小红心(づ ̄ ³ ̄)づ

「文豪野犬」书 ①

时间线成迷
文里设定是芥川和中岛敦因为太宰的原因已经合作过好多次了,被称为新双黑
只是很想让武侦织明白首领宰为什么会这么做(暴雨式哭泣)
可能只会让他们读黑敦白芥特典,和部分黑之时代
对文豪野犬了解不多
主角自我感觉很苏
不知道雷不雷
不喜欢不要强留
佛系更新
新人写手
玻璃心❤
不喜勿喷
*************
       “太宰先生不见了!”「中岛敦式崩溃」
       “闭嘴,人虎…”芥川暴走又不失冷静的用『罗生门』制止了中岛敦的丢脸行为。
       “什么啊!太宰先生这样你不着急吗!”
       “『罗生门』”
       “有人还记得我才是主角吗?”太叔寒无奈的看着那边愈演愈烈的‘战争’,不要在这里打情骂俏啊!
       不过也不能怪敦如此大惊小怪,毕竟被太叔寒断定‘不见了’的太宰治现在正躺在侦探社的沙发上,如果不是死活叫不醒,中岛敦可能会认为他是睡着了。
       事实是太宰治从凌晨零点开始就这样了(凌晨零点是乱步先生推理出来的),仿佛敦和芥川昨晚零点接到的的空白电话是别人的恶作剧一般。
       “其实是这样的,如果不出我所料,太宰应该是在平行世界。”太叔寒理了理太宰的卷发,真软(说实话我真想 *(被打) )然后开始忽悠(划掉)解释太宰现在的状态。
       “只要看完那本书,太宰先生就能回来吗?”
       “没错。”寒笑眯眯的回答,并且无视了自己脖子上『罗生门』的利刃,事实上→_→吓死朕了,那个刀它刷—的一下就出现了,我是不是该大叫救命,这种情况应付不来。太叔寒一脸不方的样子,但内心慌的一比。
       “从刚才开始,在下就觉得很奇怪了,你到底是谁?”芥川非常冷静的轻咳了一声,他并不是能够轻易相信别人的人,但是从这个少年出现到刚才,他没有怀疑过这个人的身份,甚至在此之前甚至没有对他的突然出现有丝毫的质疑。“如果不说的话,就去死好了。”
       “别这样芥川”中岛敦的劝阻让太叔寒眼睛闪闪发亮,真不愧是小天使,“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敦的眼睛盯着太叔寒甚至没有变化的笑容,他也不是没有注意到周围的人逐渐的消失,最后只剩下他和芥川两个人,看了虽然不高兴但还是没有出手的芥川,决定相信自己的直觉和新双黑的实力,“可以啊。”在说出这句话的瞬间,黑暗瞬间包裹住了他们两个,敦最后看见的,是太叔寒的笑容,不过,说不定这个名字也是虚假的,毕竟他都没有过自我介绍。
       “现在就可以了,人员到齐~”语气欢快的和刚刚完全不像同一个人,“故事可以开幕了呢~”
************